红色地图 梦幻联动:百年精神 一座双塔
字体大小: 新闻来源:河南日报 作者:王馨 发布时间:2021-05-27 16:50 浏览次数:

  一根铁轨,连起武汉与郑州两座城市;一段历史,记录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;一种精神,沿着江河向神州大地奔腾。

  4月27日,湖北日报融媒报道小分队来到郑州市中心的二七广场,只见二七纪念塔矗立。

  塔高63米,采用双体结构,塔基3层、塔身11层,共14层。塔身每层均有飞檐挑角,绿色琉璃瓦盖顶。塔顶建有钟楼,会定时响起,伴随着“东方红”的旋律,沉稳厚重、直击心弦。

  进入塔内,穿越历史回廊,照片、文件、雕塑、实物等映入眼帘,一段段斗争片段扑面而来。

  “成年累月做马牛,吃喝如猪穿如柳;军阀刀鞭沾满血,工人何时能出头!”传唱的歌谣、锈迹斑斑的扁担簧,真实描述着20世纪初京汉铁路工人的境遇。用工人血汗经营起来的铁路,成了军阀混战割据的经济支柱和交通命脉。

  1922年4月至1923年1月,在党的领导下,京汉铁路沿线16个分工会的代表先后召开三次总工会筹备会,决定于1923年2月1日在郑州普乐园举行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。

  2月1日清晨,郑州全城戒严,反动军警荷枪实弹,如临大敌。面对全副武装的敌人,代表们毫不畏惧,冲破军警的包围圈,进入会场。在一片欢呼和口号声中,宣告京汉铁路总工会正式成立。

  “劳工神圣”“劳工万岁”等牌匾,庆贺着这一历史时刻。

  反动军阀吴佩孚对此感到无比恐慌和仇恨。当天下午,他下令反动军警占领总工会会所,驱逐工会工作人员,查抄总工会的文件材料,砸坏各单位赠送给大会的匾额和礼品,甚至包围和监视代表们的住处。

  参会代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自2月3日起,总工会从郑州迁移到汉口江岸,并决定2月4日进行总同盟大罢工。

  一柄表面斑驳的三叉形状汽笛,静静地躺在展览柜里。这是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信号——三头汽笛。

  2月4日上午,一声汽笛拉响,江岸、郑州、长辛店数万名铁路工人相继罢工,京汉铁路全线瘫痪。

  2月7日,吴佩孚等反动军阀在帝国主义指使下开始血腥镇压,制造了震惊中外的“二七”惨案。“二七”惨案前后牺牲者52人,受伤者300余人,被捕入狱者40余人,被开除而流亡者1000余人,林祥谦、施洋等英勇就义。

  值得纪念的还有铁路工人领袖汪胜友、司文德两名烈士。

  汪胜友,安徽巢县人,党员,京汉铁路郑州机务厂工人。1925年,京汉铁路总工会恢复后任郑州分工会委员长。1926年,汪胜友和司文德组织秘密战斗小组,配合北伐军在铁路沿线打击封建军阀。1926年10月6日被捕,10月15日被杀害在长春桥西门外,也就是现在的二七广场,时年55岁。

  司文德,河南汤阴人,党员,1918年到郑州铁路工务段做工。1923年罢工带领纠察队员维持罢工秩序,表现勇敢。1925年京汉铁路总工会恢复后被推举为郑州工务段工人总代表,和汪胜友同时被捕并被杀害,时年30岁。

  郑州二七纪念馆讲解员石琳介绍,当时残忍的敌人将二人头颅割下,用铁丝串在一起,悬挂在电线杆上达7天之久,因为二人经常在夜里卸掉铁路上的夹板,烧毁桥梁,有力地打击了封建军阀。“二七塔采用联体双塔结构,主要就是为了纪念汪胜友和司文德两位烈士。”讲解员说。

  岁月变迁,曾经的血雨腥风之地在党的领导下改天换地,成了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挺拔的郑州二七纪念塔与武汉二七纪念馆遥相呼应,以其承载的“二七精神”,激励着两座城市人民传承红色基因,牢记使命担当,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。